滚动新闻: 区域化建设 开启妇联工作“3D时代”
 
世界妇女参政的几点启示
来源: AnyBody | 日期: 2013-08-16 | 点击: 1307 | 打印本页 | 返回列表  
 一、配额制是快速提高妇女政治代表性的一个重要措施
  在提高女议员比例的过程中,选举制度发挥了显著作用。2012年在“比例代表制 ”选举中,女性赢得了平均25%的席位;在“多数代表制 ”选举中,女性仅得到了平均14%的席位,特别极端的一例是瓦努阿图,在这种制度中没有一位女性当选;在“混合选举制 ”(包括“多数代表制”和“比例代表制”)中,由于有比例代表制的使用,该选举制在促进女性当选方面比其他任何单独的选举制度更有效,2012年女性在混合选举制中获得了平均17.5%的席位。例如韩国女性在“多数代表制”选举中仅获得了7%的席位,而在“比例代表制”选举中获得了42%的席位,同样利比亚在“多数代表制”选举中女性仅获得了3.4%的席位,而在“比例代表制”中获得了45%的席位。
  在选举配额制中,无论是法定配额还是政党自愿配额,女性议员的数量都在持续上升。2012年有22个国家实行了配额制选举,在实施法定配额选举中,女性获得了24%的席位,在实施政党自愿配额选举中,女性获得了22%的席位,在没有实行配额的选举中,女性仅获得了12%的席位。总而言之,2012年的选举再次证明了配额法是快速提高妇女政治代表性的一个重要措施。
 
  二、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政策是促进女性参政的重要保障
  女性担任国家领导职务和女议员所占比例的变化与各国在性别平等方面的法律政策密切相关。为确保妇女和男性在竞选活动中享有公平机会使妇女担任决策职位,世界各国纷纷采取行动,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例如,规定法定配额或在政党选举中保留席位、提供公共资金等等。
  北欧的妇女地位之所以在世界名列榜首,与这些国家在推进男女平等方面拥有较为完备的法律体系有直接关系。这些国家不仅把男女平等写进宪法,而且将其细化,分类成各种法律法规,使其在执行中具有非常强的权威性和可操作性。政策制定后,注重立法跟进,立法之后又马上进行贯彻、监督和评估。在芬兰《公平法》中,不仅明确规定了在政府委员会、顾问委员会和其他政治实体中妇女占40%比重的最低配额要求,还明确提出科学政策中以追求男女平等为目标。而在瑞典,关于男女性别平等的法律法规也十分齐全,如有平等机会法、大学生平等待遇法、反歧视法等。
  乌干达是国际议会联盟2012年进行性别评估的5个议会之一,该国修改了部分相关政策, 规定议会委员会领导职务的40%必须由女性担任,使各级体制机构中性别平等问题得到更多关注,其女性议员比例目前达到了35%。
  韩国自2004年以来就开始实行强有力的性别机制和政策。《公职选举法》规定,国会和地方议会中要有50%的代表席位留给女性。2004年修订的《政治基金法》规定,作为促进妇女参政的一种方式,所有的政党必须将其政治基金的10%作为妇女政治发展基金。
  法国、墨西哥、塞内加尔、索马里、蒙古、东帝汶、阿尔及利亚、利比亚等国议会选举中女性议员的比例能够取得较大的进步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些国家在《宪法》、《选举法》以及《性别平等法》中规定了有利于妇女当选的条款。
  除了制定和修订法律,采取更强有力的具体措施,也是确保女性议员比例提高的有效手段。为使相关法律得到有效实施,各国在执法方面纷纷制定配套措施,并对违法行为实施有力制裁。如墨西哥的《选举法》、塞内加尔的《性别平等法》和阿尔及利亚的《宪法配额制》分别要求各党派的选举候选人中男女数量达到40%50%和根据选区的大小规定妇女候选人的最低数量,如果达不到则限期改正,否则将拒绝该党注册参选。法国《性别平等法》要求参选各党派的女性候选人达到49%-51%,否则将大幅削减他们的政府补助款,扣减的数量依政党提名男女候选人数差距计算。上届议会选举中不符合男女平等法规的政党,如右派人民运动联盟,被扣减的政府补助款超过2000万欧元,而在2012年该党又因为仅派出26%的女性候选人,被罚400多万欧元。
  亚美尼亚的实践表明,如果配额法设定期望值不高、执行不力的条款,则意味着女议员的数量难以大幅增加。该国“选举法”只要求每5个候选人名单中有1个是女性。据选举观察员介绍,最初候选人名单是符合条件的,妇女候选人的数量占总数的22%。然而选举中出现了执行不力的现象,中途有7位女性候选人被迫退出竞选让位给男性候选人。最后,131名当选议员中仅有14名(10.7%)女性。一位没有竞选成功的女性候选人透露,一些地方官员一直拒绝她利用电视媒体,并且禁止她组织竞选活动,甚至她的亲属还因此受到威胁。这说明女性候选人在政治制度中所面临的除选举之外的其他阻力和压力也非常大。
 
  三、国家高层决策者的政治承诺是促进女性参政的首要前提
  国家高层决策者作为决定公职竞选候选人的主要把关人,在促进妇女参与决策机构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国家领导人的政治承诺是促进妇女参政的首要前提。法国总统奥朗德竞选时承诺组成一个性别平等的内阁,要对不实行男女平等的政党削减拨款,一年内实现大公司内男女同酬。20126月法国新一届内阁组成,34个部长中女性占据了17位(前文提供的女部长数据截止到201211日,因此法国女部长数据未在统计之内),新总统兑现了他的承诺。同时,妇女权利部时隔20多年后重新设立。《法兰西晚报》称,这是“历史上大国内阁首次实现男女平等”。在哈萨克斯坦,除了采用比例代表制之外,总统还大力推动建立支持妇女参政的性别平等法律框架,将具有竞争力的妇女纳入其中。在伯利兹,由于议会选举和政党提名中都不支持妇女参政议政,议会选举中仅有的3名女性候选人只有1名当选。针对这种情况,首相采取了政治任命的手段来实现妇女参政,他任命了5名女性进入参议院,2名女性进入政府,充分显示了高层的政治意愿对推动女性参政产生的积极效果。
 
  四、政党的政治意愿是促进妇女参政的重要推手
  政党可以通过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获取政治权力,在政坛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世界各国的议会选举中,很多政党采取自愿配额制或为妇女保留席位的方式为女性候选人当选创造条件。为了得到选民的支持,一些政党经常利用女性候选人的优势在激烈的竞选中获胜,政党在女性的参选和当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美国的民主党人在一些具有竞争力强的选区派出女性候选人参选,并且大获全胜,其中有6位女议员获得连任,此外还另有4名新当选的女议员。
  在法国,左翼政党的胜利,显示了其对“性别平等法”所秉承的配额规定的政治承诺。在当选的280名社会党国会议员中,有106名(37.86%)是女性;18名当选的绿党国会议员中,9名(50%)为女性。221名当选的人民运动联盟党(及其联盟的合作伙伴)国会议员中,27名(14%)是女性。
  韩国自2002年开始对《政党法》进行修订,规定在道/市议会选举中,女性候选人比例必须达到50%以上,并且候选人选票必须从第一位候选人开始就将女候选人姓名与男候选人姓名轮流交替排序。2005年国会又再次修订了《政党法》,要求每隔两个候选人必须有一名女性,并规定政党必须为女性提供30%的地方选民候选资格。
  然而,由于千百年来遗留下来的根深蒂固的历史文化,许多政党对女性持排斥态度,以及在议会中的性别歧视等等,都是长期以来妇女参加竞选或继续政治生涯的障碍。就连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都在议会的演讲中抱怨其政治对手的性别歧视、法国住房部长塞茜尔也在衣着方面遭受非议,妇女参与政治所面临的挑战多种多样。在塞拉利昂,尽管10个政党都同意增加更多的女性候选人,以便将上届议会中小于20%的女议员比例提升到至少30%的目标。然而,实际情况却是586名候选人中仅有38名女性。
  尽管2012年世界女议员的平均水平显著增加,但在世界范围内还需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去改变妇女的政治参与现状。值得欣慰的是,世界一些议会在国际议会联盟的支持下已经开始更多的关注妇女进入议会及议会各级机构和专门委员会、议会特有的工作氛围以及提高政党对性别平等的关注度等等。随着社会政治、经济、人文的发展进步,相信世界妇女参政进程将会持续不断向前推进。
 
版权所有:抚顺妇女联合会  电 话:024-52650274
邮 箱:fsflxcb@163.com 网 址:www.fswomen.org     办公管理

技术支持: 英特企业在线